首页 >> 游戏

我老家背后有几座大山(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2
我老家背后有几座大山,合称“迷仙山”。意思是说仙人走到里面去也会迷路。起初听大人说得很玄乎,我还不以为然。
在我七岁那年,我和同村的孩子出去放牛。因为贪玩,牛跑进了山里。一起的那几个孩子怕丢了牛回家会被打骂,于是商议着进山找牛。虽然我不大相信山里真的有大人们说的那么玄乎,可是心中还是有些害怕,不敢进山。他们骂我胆小鬼,让我在山外面等他们,他们进去找牛。我一直在山外面等他们,可是直到太阳落山了他们也没有回来。
天渐渐黑了,晚上的鸟叫声很渗人。我一个很害怕,但又不敢回家。大人们不见我们回家,便出来找我们。大人们问我其他的人去了哪儿,我说他们进了山。大人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没有说话。
我的那几个同伴就那样消失了。我的家人千叮万嘱,叫我千万不要进那山。同伴们的消失已经把我吓怕了,我怎么敢进山呢?可是我很好奇,我的那几个同伴在山里到底遇到了什么?是迷路了吗?还是山里真的有妖怪,把他们全部吃了?我对“迷仙山”是既害怕,又充满好奇。
然而,“迷仙山”并不是没有人进去而安全的出来过。听我爷爷说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有个漆匠就就经常进山里去割漆。爷爷说这个漆匠是他迄今为止知道的能从“迷仙山”走出来的唯一一人。我很渴望见到这个漆匠,希望他能带我进“迷仙山”中去看看。
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木匠,和漆匠交往得比较多,所以每次漆匠来割漆都住在我家。不知道漆匠是不是早已经洗手不干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割漆了。我有些失望,看来我这辈子都没有进“迷仙山”去看看了。
然而,在我十三岁那年的夏天。漆匠又来割漆了,还带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徒弟。漆匠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留着山羊胡子,头上包着一条黑色帕子,时常叼着个旱烟斗在嘴里,一脸和蔼的笑容。
漆匠和徒弟在我家喝了碗茶之后就要进山,可是当时已经是黄昏了。我很纳闷,为什么不等到第二天才进去呢?难道晚上进去割的漆要比较多些?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原来割漆不是马上割马上就会有漆带走的。在漆树上割开一道口子之后,还要在口子下面插上一个贝壳,让漆慢慢的流到里面。他们晚上进山去割漆,第二天就可以进山去取了。
我给爷爷说我也要和他们一起进去,爷爷开始怎么都不答应。最后漆匠对爷爷说:“他想去就让他去吧!有我在,不会出事的。”这样爷爷才答应了让我和他们一起进去。当然,还免不了叮嘱我这,叮嘱我那的。
虽说是夏天天气,可是行走在“迷仙山”里总感觉背后凉凉的。还有那些时不时传来的动物叫声,真的让人心惊胆战。我紧紧的跟着漆匠,深怕一不注意就走丢了。漆匠的徒弟笑话我胆小,其实他也比好不到哪儿去,我看得出他也和我一样的害怕。
当我们停下来时,天已经黑了。天上挂着的毛月亮在黑云中穿梭,月光咋隐咋现。漆匠说他要去找些木材来生火,叫我们呆着原地不要动。他临走时取出六把漆刀插在我们四周的地上,漆刀通身黑漆漆的,在月光下反射出淡蓝的光。漆匠叮嘱我们千万不可以走出漆刀所围成的那个圈子。
漆匠走了之后我很害怕,我很怀疑漆匠的徒弟是否已经学会了他全部的本事。要是突然出现某种可怕的东西,漆匠又不在,也不知道他的徒弟是否能抵挡得住。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月亮突然隐没在黑云中。眼前突然变得漆黑,我很害怕的抓住漆匠徒弟的手臂。还好,没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漆匠就回来了。当然,这不免又被漆匠的徒弟嬉笑一番。
漆匠的徒弟帮忙他升起了一堆火。只要漆匠在我身边,我的心就安了。可是升完火后他对我说让我一个人留在那儿,他和徒弟去割漆,他问我怕不怕。我当然害怕啊,可是我却装着自己不害怕。于是他们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那儿。
火燃得很旺,把周边都给照得通亮。我热得满身是汗,当然,汗也不完全是热出来,有些是因为害怕而出的虚汗。我不停往火堆中加木材。因为漆匠告诉我在他们回来之前不能让火熄灭。
突然,月亮又被黑云遮盖了,只有火光照及到的地方能看得真切,火光之外的地方都很模糊,只能看个大概轮廓。突然,我隐约看到黑暗中有几团白色在移动,我的心猛地一跳,似乎要跳将出来似的。
我惊恐的看着那几团白色从黑暗中相继慢慢的走出,不,那不是白色,而是淡淡的黄色。具体说来是淡黄色的衣服,而衣服上面,是一张张白皙美丽的女人脸。我偷偷的数了一下,总共有四个。她们面带微笑,徐徐向我走来。我眼睛望着地面,不敢去看她们。我用余光看到她们走到漆刀那儿停了下来。她们没有说话,而是放下一些东西之后就走了。她们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好奇的去看她们放下的东西,竟然是一串串香蕉。要知道那时候我们农村是很少吃到香蕉的,我一时嘴馋,便拿了一根来吃了。刚想拿第二根,漆匠和他徒弟回来了。
漆匠看见地上的香蕉,皱着眉问我看到了什么。我摇头撒谎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漆匠又问我是不是吃了香蕉。我本想说谎,但是那串香蕉已经出卖了我,漆匠一看就知道我吃过一根。
漆匠没说我什么。他和徒弟用漆刀砍来许多木材,按照东南西北的方向堆成四堆。然后又取出一个装漆的大竹筒,在每堆材上面浇上一些漆。他让我一个人站在四堆的材的中心位置,我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但我猜到我可能闯了大祸,心中愧疚,也只能听他吩咐。
他们把原先的那个火堆扑灭,然后躲了起来。
当月亮又被黑云遮盖的时候,那四个女人又出现了。他们径直向我走来。我心中害怕,不停的后退。那四个女人走进了四堆材围成的区域。我听见漆匠突然念起了咒语,他前面念的什么我都没能听清,只听见最后一句好像是什么“终南山下一棵草,七十二年长不老”。然后我看见那几个女人站住不动,又听见漆匠在吩咐他的弟子点火。
漆匠把我拉了出去,然后我看见他在火堆与火堆之间的地上各插上一把漆刀。
漆匠带着我们走到很远地方,才回过头大声念了一句“放”,接着我听见凄惨的哀叫声。漆匠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把我们带出了山。可是我发现我们出山时候走的路和进山的时候走的全然不同。我好奇的问漆匠为什么会这样?漆匠微笑着告诉我说,因为山里路是移动的,随时都在改变。我很困惑,路也是可以移动的吗?漆匠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太多,只说有些事我是不会懂的。
第二天一早漆匠又带着我们进了山,但我很困惑,漆匠让他的徒弟带锄头干什么?其实山里的景物和其他的山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无外乎就是多了很多漆树而已。
我们走到昨天遇到那四个女人的地方,四堆材已经燃尽,而奇怪的是漆刀却不见了。而且地上有着一滩滩黑中透黄的液体。漆匠带着我们跟着液体走,最后我们发现了四棵芭蕉树,每科芭蕉树上插着一把漆刀,而那液体就是从漆刀所插的地方流出的。漆匠拔下漆刀,三五刀将那四颗芭蕉树砍断,然后吩咐他的徒弟用锄头将芭蕉树的头部从土地里挖出来。当芭蕉树的头部被挖出来时,我竟然看到一具具森森白骨,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漆匠问我我们村是不是曾有人进过山。我想起我那几位进山找牛的同伴,他们进山的时候恰巧是四个人。我忍不住再看了一眼那些白骨。我问漆匠是不是“妖怪”吃了他们,漆匠说不是,他们可能都是被饿死的。因为这四颗芭蕉树修行尚浅,若这几个人是被她们所害死,恐怕昨晚他也没有把握能制服得了她们。我暗自心惊,昨晚要不是有漆匠在,恐怕我也会变成一具白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没有漆匠在,我又怎么敢进山呢?
漆匠和徒弟第三天就走了。爷爷问他还会不会来割漆,漆匠说不了,这些年大家都用洋漆,土漆不怎么好卖了。况且他年纪已经大了,也该退休了。
漆匠和徒弟走后我和爷爷谈起那晚我们在山里遇到的事儿。爷爷听后告诉我说,漆匠用那四堆材摆的是鲁班四向阵,而漆匠念的咒语则是定根咒。爷爷说鲁班四向阵他也会摆,定根咒他也会念。只是他摆的四向阵困不住妖怪,他所念的定根咒定不住任何东西而已。我问为什么会这样?爷爷说那是因为他没有供奉鲁班,没有得到鲁班“开光”的缘故。我问爷爷为什么不供奉鲁班?爷爷说供奉鲁班虽然能得到一些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但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我问什么地方?爷爷叹了口气说,那是要断子绝孙的啊!

共 1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时候,奶奶经常抱着我,用一把蒲扇,轻轻的闪动,然后就坐在漫天星斗下面,跟我讲起那些乡间的故事,讲得很笃定,很多都是那么的真实,或许故事本身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些野狐奇谈之类的,但是却是文化的最根源,是最原始的小说,那些故事,只要在文化人脑中稍微一打转,就可以变成一个很好的素材,然后写出很好的小说来,只是石头更多的时候,还是愿意去回味故事本身,在蒲扇轻轻的拍打中,一夏流萤纷纷飞起,那种感觉里面的故事,那种记忆才是最珍贵的。作者描述的故事恰是这样子的,没有过多的艺术加工,只是将乡间坊间流传的故事,描述给人们,至于每个读者能在其中收获什么,那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那种情感上的交流。【凝石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100209】
1 楼 文友: 2012-09-29 10:0 :16 小时候,总是美好的。 这一场陌路繁华,不倾城、不倾国,却倾尽所有。
2 楼 文友: 2012-10-02 20: 4: 8 玄幻聊斋,各种神奇古怪的词让我想到。貌似已鲁班类的故事,新奇的故事特别多。希望节奏感更紧凑点吧~故事还是OK滴~
 楼 文友: 2012-10-05 02:1 :59 佳作欣赏,问好作者,祝福吉祥!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4 楼 文友: 2012-12-19 2 :4 :42 深夜读书,读到此文,为这触笔的意蕴震撼,欣赏佳作。广西治疗癫痫病方法
东莞十佳白癜风医院
大庆牛皮癣医院咋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