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寻龙霸主第394章战鬼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2

寻龙霸主 第394章 战鬼王

为避免自己的气息被鬼王感应到,秦祺小心翼翼地操控着自己的龙元之力,为了更加精准地控制在一个临界点,秦祺不得不使用自己本已不多的神识之力,但使用神识之力却又无疑增大了被发现的危险。

众所周知,冥界强者对神识之力的操控和感应要远远高于大荒各族,而父亲便曾经是冥界心术师的巅峰所在,虽然父亲的离去使得冥界心术师界受到极大的损失,但冥界终归还是有着身后的底蕴,而秦祺不知道鬼王的神识之力如何,所以秦祺必须集中全部精力来维持这种平衡。

短短的片刻之间,秦祺周身已是被汗水湿透,鬼王静静地站在原地,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双目警惕地向四周张望着,释放出的真元之力缓缓向四周扩散,将周围一草一木的任何动静都尽数收于心间。

秦祺将神识之力环绕身周,形成一层薄薄的无形屏障,以此来隔绝鬼王的探查,而直到此时,秦祺终于确定,鬼王的神识之力并不强,至少还不至于短时间内发现自己。

不过对于秦祺来说,这短短的时间却已足够,屏障之内的秦祺双手印诀变幻,最终凝成一个蛇状手印。

而此时汗水已将秦祺的长发打湿,汗珠顺着发梢向下滑落,但秦祺的脸上却出现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汗珠最终挂在发梢末端,似坠不坠,似乎正在积蓄着自己的力量。

汗珠正在逐渐变得饱满,它终究还是要落下,而在鬼王这种层次的强者面前,即便是这一滴汗珠坠落在地的动静也无法逃过他的感应。

秦祺屏住呼吸,甚至就连心跳都变得暂时停滞,血液随之停止了流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得静止。

秦祺的目光中没了杀意,仿佛在看一草一木般的单纯。

不远处的鬼王虽然没有感应到什么,但他却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或许这是一种直觉,对危险即将来临的直觉。

鬼王缓缓闭上双目,屏住呼吸,心脏静止,血液亦缓缓变得停滞,在这一刻,两大强者做出了相同的反应。

而战斗往往就发生在这绝对静止的一霎那。

终于,那滴汗珠离开了秦祺的发梢向地面坠落而下。

“那伽!”

陡然,黑暗中金光暴起,伴随着秦祺的一声暴喝,一直长达十丈的蟒蛇骤然出现在鬼王身后,蛇生十头,双瞳幽绿,蛇信吞吐之间喷出十道绿色的雾气,只一瞬间便将鬼王团团包裹在内。

剧毒的雾气侵蚀着鬼王的身体,使得鬼王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秦祺见状长舒一口气,手中向虚空轻轻一握,偃月龙皇枪赫然在手。

“受死吧!”秦祺大喝一声,飞身跃起,挺起长枪向鬼王的胸口刺去。

但就在此时,异变陡生,只见毒雾中的鬼王冷哼一声,而后周身散出一道黑雾,竟生生将那绿色的毒雾隔绝开来。

“你终于现身了!”鬼王冷笑道,而后右手遥遥一指,一柄黑色的长刀赫然出现在秦祺俯冲而来的正前方。

秦祺去势正猛,见那长刀袭来,当即将身子一扭,在空中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横向移开半丈,这才堪堪避开刀锋所在。

尚在空中的秦祺见状单手捏印,只见那十头蟒蛇当即盘成一圈将鬼王再度包围,十只菱形的蛇头张开森森巨口齐齐向鬼王咬去。

鬼王见状面上波澜不惊,双臂弯曲护于胸前,而后向两侧猛然推出,紧接着两只黑色的巨型手掌凭空闪现,夹杂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向蟒蛇暴轰而去。

轰——一声剧烈的爆裂之声响起,周遭的房屋哪里经得起如此程度的震荡,十丈之内的任何建筑在顷刻之间化为飞灰,甚至连一丝碎屑都不曾留下,直接被凌厉的掌风席卷向更远处。

秦祺面色大变,饶是他早有心理准备但见鬼王一击便将自己八部天龙诀的第七诀直接破解还是惊得冷汗淋漓。

秦祺自忖即便是自己都无法以如此凌厉的一招化解掉这第七诀,但鬼王做到了,而且看上去如此轻松,甚至连面色都没有任何改变。

如果秦祺知道鬼王乃是云破天之下冥界第二强者的话心中或许就不会如此震骇了,甚至秦祺根本就不会如此贸然出手。

但既然已经出手,秦祺已再无回旋的余地,而且面对鬼王,秦祺根本就没有了逃走的可能,现在只有两种可能,鬼王死,或者自己死。

此时的秦祺再不敢托大,手中偃月龙皇枪在空中划过一道金黄色的光束,一条金色巨龙应声而现。

吼——龙啸长空,将整个赤帝城从黑夜中唤醒,东城上空被一片金黄色的光芒笼罩,金龙盘旋高空,探首俯视着地面上的鬼王。

“飞龙诀!”秦祺长枪遥指鬼王,金龙呼啸而下,宛若一道金色的长虹直贯而下,巨大的龙口足以将鬼王囫囵吞下。

鬼王似乎也被这金龙惊得一愣,口中喃喃说道:“金龙?!想不到你竟是当今龙帝!”

在龙族,金色之龙象征的便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身为帝尊才会催发出金色的龙体。

鬼王万万没想到,今夜来赤帝城行刺的竟然会是龙族之帝,鬼王的脸上很快由震惊变为狂喜,谁都知道这位新晋的龙帝乃是大荒各族联盟的盟主,若是将此人抓获的话,无疑对于大荒各族的打击是巨大的,甚至这远比消灭大荒十万军队更为诱人。

鬼王咧着嘴放声大笑,这是他走出冥界以来第一次笑,而且笑得如此畅快淋漓。

“哈哈哈哈!看来真是老天眷顾我族,当你出现在本王面前时便注定了今日你我只能有一个人活着!不过本王却并不想杀你,因为活着的你比一具死尸更有用!”鬼王面目愈发狰狞,道道黑雾升腾而起,在上空迅速凝成一片乌云,甚至隐隐有将那金龙笼罩的迹象。

果然,只见金龙在接触到黑雾之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似乎那黑雾正在侵蚀着金龙的身体,金色的龙鳞一片一片缓缓剥落,露出了鲜红的血肉,金龙在空中凄惨地翻滚着,就连秦祺手中的偃月龙皇枪都在剧烈地震颤着,显然这黑雾比之前秦祺遇到过的更加恐怖。

秦祺还是太小看了鬼王的修为,此时的他右手紧紧握着偃月龙皇枪,并向其灌输入一丝龙元之力以此来避免枪体受到伤害。

金龙终于逐渐地被黑雾吞噬,这一式依旧没有对鬼王造成任何伤害,再度被其不费吹灰之力地化解掉,甚至还险些让偃月龙皇枪受损。

鬼王脸上的笑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不得不说,本王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但眼前的你太让本王失望了啊,真不明白龙族那些人怎么会让如此孱弱的你坐上龙帝的位子,待得我冥军踏破龙界,本王倒想做几天龙帝,相信没有人会反对吧!”

这话听上去有些狂妄,但鬼王也确实有狂妄的资格,鬼王的修为虽然在大荒中算不得最强,但若是以修为强弱老排一下位子的话,那么其足以能够排进前十之内。

如果非要找一个与其不相上下的对手的话,虽比不得浩然老祖,但是比起龙冢血池的那三个老家伙却是绰绰有余。

秦祺终究再一次小觑了眼前这个黑袍鬼王,而此时秦祺清楚地感应到了远处有几道强者的气息正在向这里赶来,方才二人战斗的动静太大,想不惊动其他阴帅和几大殿的殿主都已不可能,说不得此时云破天也正准备赶来。

毕竟云破天熟悉秦祺的气息,而秦祺的身份使得云破天不得不重视自己这个后生小辈。

到时或许根本无需云破天出手,单是几大阴帅便能让自己和刑天死无葬身之地。

这并不是秦祺独自面临绝境,但无疑这是唯一让秦祺真正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的一次。

鬼王的时间很多,他甚至根本无需进攻,只需要将见招拆招地将秦祺拖在这里就已经稳操胜券,但秦祺的时间不多,更何况西城还有独自行动的刑天,自己逃走并不难,但刑天无疑将彻底陷入死地。

秦祺脸上先前的镇静从容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嘴角那一抹微微扬起的弧度。

若是三水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知道,秦祺在战斗的那抹笑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在这时他已经抛却了生死,变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的死神。

鬼王当然注意到了秦祺脸上那抹诡异的笑,鬼王不知道秦祺为何会笑,但这无疑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因为在他看来,弱者在面对强者时是没资格笑的,他们只能哭泣,只能求饶。

秦祺在笑,而原本在笑的鬼王却变得一脸的愤怒。

“愚蠢的小子,本王倒要看看你还能笑多久!现在让你见识一下本王的雷霆一击吧!”鬼王右臂轻轻抬起,食指遥遥指向秦祺。

腹胀的治疗方法
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
产后吃什么瘦身最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